結城昌嗣@无限坑制

微博:暮海侦探事务所
漫圈死宅并不肥。日常捅刀爱好者。
开坑一时爽,码字火葬场。
就是不填坑,就是不填坑。
(主坑是基友文,偶尔通灵王小足球传颂之物VG之类,写什么看心情)

[传颂|哈克中心]帝死之日

*2016.3.3
*传颂之物哈克中心. 帝死之日.


按照我的理解哈克是那种什么都知道、独处的时候会想很多事、破坏日常美好现状的事情全都当做不知道、脑子好可是体力废、会为了照顾他人情绪而压抑自己、如果是亲密的人希望的事情绝对不会拒绝、完全没有长大的笨蛋.
不太清楚自己能把哈克描绘成什么样的角色于是打算随便码点什么找找感觉…然后发现我这是作死我不想码下去了.
总之.
开头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哪天我想起来了再继续填!绝对不还债哦耶

————
*2016.5.29
*因为拉人入坑了所以我也复习一遍。突然想起这篇没码完所以先扔上来占个地,顺带提醒下自己有空码完。
*冉玖千万不要看到这个啊啊啊啊啊

————



帝死了。

那个会坐在轮椅上喷着一杯茶听自己叙说琐碎小事的与普通人无异的老人死了。

听闻这个消息时人类青年恍惚的想着开什么玩笑,正要张口说些什么,却还是因为周身伙伴们悲痛的表情闭紧了嘴,一言不发的站在众人之中仿佛一个异类。虽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确实是。

大哥,死了。

极为缓慢的将信息在脑内整合之后,青年得出令他无法感到实感的结论。是梦吗还是说这只是个游戏呢?青年苦涩的扯了扯嘴角,最终什么表情也没有,只是呆呆的站着。习惯性地选择逃避早已认知的真相,但胸膛之中的那颗心在阵阵发痛,逼迫他去面对现实。

自己最后的亲人,靠着思念与意志苟延残喘了上百年一心想着拯救人类,在克隆人身上追求过往幻影的那个一本正经的男人,死了。

什么啊,不是已经活了那么久了吗,怎么可能啊?

大脑停止了思考,理论上本应空空荡荡不复存在的记忆从深处翻涌上来,连同一直以来忽视的发自内心的对于自身存在的恐慌,一并袭向青年。

自己到底是谁,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那片荒野,自己为什么活到了现在,自己对于大和到底是什么立场,大哥计划了什么,嫂子和杏树还有可能……一直以来在夜深人静时独自思考过的问题全部都没有了意义。兄长和嫂子对自己的放纵,侄女恶作剧的小动作,空闲时通过网络窥见的研究,对于行走在天空下的小小的希冀……这些本应该在回到大和后成为午后家人闲谈的话题,如今真的只能随着风尘与故人的离去,永远埋藏在心底。

视线扫过沉浸在悲伤之中的伙伴们,青年再次认清了自己和大家不一样的事实。垂下眼,担忧起帝都在失去领导者之后,身为友人的右近卫大将是否安好,尚且年幼的皇女杏树能否独当一面继承王位。

不过,自己接下来回到了大和,又能做什么呢?

「哈克……?」

「哈克大人?」

「……哈克桑?」

怎么了?

被点到名的青年张了张嘴,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发出任何声音。原本因为撤军而显得十分冷清的营地,此刻在他眼中充满了压抑。

又发生了什么吗?

哈克发现大家正以十分担心的眼神看向自己,若不是知道离去的另有其人,他大概会以为害大家露出悲伤表情帝那个死去的那个人是自己。露露提耶搂着猫音,阿托依欲言又止的动了动嘴唇,扇一边安抚着情绪低落的诺斯莉一边探究的看向自己。最后开口询问的是神色复杂的久远。

「哈克,你的脸色不太好,是哪里不舒服吗?」

青年轻轻地摇了摇头,试图发出声音告诉大家自己没事。然后他听见少女近乎听不见的疑问。

「……你为什么会哭呢?」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