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城昌嗣@无限坑制

微博:暮海侦探事务所
漫圈死宅并不肥。日常捅刀爱好者。
开坑一时爽,码字火葬场。
就是不填坑,就是不填坑。
(主坑是基友文,偶尔通灵王小足球传颂之物VG之类,写什么看心情)

[SK]置换反应 #00

[SK]置换反应

微博@暮海侦探事务所



旧坑(没发过的本地存稿)推翻重写

只是一个立场互换的脑洞尝试

ooc有,设定歪曲有,口胡有

向5#爸爸跪下道歉




#00




  1985年,出云,麻仓本宅。

  

  夜已经深了。


  天空乌云密布,不见半点星光。坐落于山上有着千年历史的麻仓一族,如今只有本家的寥寥几人住在这座和式大宅之中。


  四下里寂静无声,连一声虫鸣都没有,只能听见某人施展法术的声音。一阵风突兀吹过,满山树叶飒飒作响。宅中点燃的一排排蜡烛猛地抖动了一下火苗,好在都没有熄灭。


  伸手,摊开掌心,然后结印。


  一连串在旁人看来难以理解的动作,如果有阴阳师在场的话一定会惊叹——那是几乎失传的高级别的结界之术。但是很可惜,在场的四个人,包括了躺着的那一位,此刻的注意力都不在术上。


  他们紧张地盯着躺在地上的女人,等待着她诞下本家血脉相连的子孙的那一刻。


  作为今年来不断衰弱的古老家族,有了新的血脉延续理应是值得庆贺的事情。然而并没有人真心期望着妇人腹中胎儿的降生,正坐在一旁焦急等待、蓄势待发的三个人脸上,无一不是深仇大恨的神情。


  不为其他,恰是为了即将诞生的孩子、准确来说是双生子,为了他们所背负的麻仓一族千年以来的孽缘:他们之中的其中一人可能就是麻仓叶王的转生。


  千年前的平安京,麻仓叶王的名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即使是放在现在,他大阴阳师的名号仍然能震慑住不少人。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大阴阳师,千年前在平安京放出了恶鬼,还燃起了一场大火,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半个世纪前,在海的那边转世再临,又酿就了一场灾难。


  如今,麻仓叶王又要转世重回人间了。


  麻仓家的两位长者反复占卜着叶王的动向,试图在叶王仍在襁褓之中时就将他杀死,以免祸患。就在这时,他们的女儿怀孕了。直到临产的这一天来临之前,麻仓叶明仍抱着侥幸的心理不断地重新尝试着占卜,可是结果全部都是相同的——麻仓叶王依附在了他的女儿麻仓茎子的身上,将会成为他的孙子。


  然而一胞双子的话,又如何在生产之后分辨出哪一个才是“叶王”呢?


  冒着把婴儿杀死的罪名是断然不能在医院里产下婴儿的,不过这样一来生产的风险又不知道翻了几倍。再加上不知道究竟是“叶王”还是他们的孙子先出生——


  只要麻仓一氏延续下去,无论如何都要阻止叶王的野心!



  

  双子离开母体只相差了短短几分钟,并排放在被子上完全分不清谁是谁。


  没办法了。原谅我吧!我的孙子啊!


  麻仓家的大家长咬紧牙关,狠下心来发动了式神,操控他们去杀死两个孩子。


  这时,一个燃着火焰的式神突然出现,消灭了方才启动的式神。


  “太渺小了……”


  慌乱之中,傲慢的男声在他们脑中响起。


  是麻仓叶王!他已经苏醒了!


  麻仓叶明擦去嘴角因咒术反噬而呕出的血,顾不上其他,与入赘女婿一起再次召唤出式神去攻击那个“不速之客”。眨眼之间,灵力巫力一同在房间内翻涌起来。刚出生的婴儿还十分脆弱,又很敏感,很快就本能地哇哇大哭起来。麻仓茎子作为孩子的母亲,条件反射想要去哄哄她的孩子们,却发现她的孩子只剩下了一个。


  “啊!”


  麻仓茎子尖叫起来,其他人也因此分了神。


  下一秒,他们发现那个突然出现的式神已经离开。如同被冰水当头浇下一般,他们全身、连着心一起凉了下去,全都呆愣着看向那个被剩下的孩子。屋内的灵力和巫力不知不觉中消失,被召唤而出的式神也全部失去了踪影。


  啪嗒。


  不知道是谁的神经谁的心断掉碎掉的声音,除了婴儿的哭啼之外,大人们都陷入了沉默。


  他们没能阻止叶王的复苏,单凭他们的力量连阻止一个婴儿都做不到,还差点伤害到了麻仓家真正的子孙。


  这个孩子被留下了,说明他并不是叶王的转世。然而叶王没有对这个孩子做出什么,却也是出乎他们的意料。


  ……他们身上终究还是都留着麻仓的血。


  麻仓木乃蹲下身子,用小被子裹住留下来的那一个,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哄着。她看着自己的外孙,内心柔软起来。


  “这孩子是我们麻仓家的未来。”


  麻仓茎子已经泪流满面。孩子出生前她还能说出愿意付出一切的话,但到了现在,她一个孩子都不想失去……还好现在还有一个孩子属于她。


  麻仓叶明跪倒在地上,无声地流下了泪水。他冒着杀害亲孙的罪名下定了决心,却什么都没有做成,什么都没能阻止,还让自己的女儿陷入了更大的伤痛之中。麻仓叶王再一次降临于世,驱逐那个魔鬼是麻仓家代代相传的使命。但是,如果这个孩子是叶王的半身的话,作为双子的另一半而诞生的他说不定能达到与叶王同样的高度。总有一天,一定可以——


  “他,就是我们的希望。”

参加esparo的人设,是流星队,被说了颜色是purple所以就按照purple的印象弄了点反差


姓名:南野 宏
性别:男
年龄:16

外貌:163cm 51kg
黑色短发,斜向右侧的刘海有些遮住眼睛。眼睛是紫色,视力不是很好平常又不愿意戴眼镜,稍微眯着眼睛,总被误解眼神凶狠。无论什么季节什么场合都坚持要带着深紫色的围巾,很容易被晒黑不过自己毫不在意。
随身携带爱刀,刀名究竟是什么至今是个谜。

性格:明明名字读作“hero”却总是做出残念的行为,不太会读空气,反应迟钝,处理麻烦事的方式是一刀斩。不相信别人说的东西,但是如果是被用了激将法一定会上钩。中二还没有毕业就提前进入了高二,相信命运的指引。是个笨蛋。

好恶:喜欢加了辣椒酱的蛋包饭、加了大量蜂蜜的咖喱饭等诸如此类的奇怪料理,无论什么都能吃的下去。不擅长应对可爱的东西跟小动物,会在独处时模仿特摄/游戏中角色的台词和招式。
讨厌跟上级或者装模作样的前辈相处。讨厌规矩,虽然会好好上课,但也只是最低限度地遵守。

爱好/特长:拔刀术、杂技、英雄秀模仿
社团:剑道部

其他:完全是个什么都不知道就入学了的笨蛋,问题儿童欢乐多。对自己的性格缺陷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所以经常选择独处,游离在人群之外。如果被拜托帮忙,不会第一时间答应下来,但会提供帮助。中二言论一旦开始就很难停止,脑洞比想象中大太多。
目前已知,称后山上的山鸡为可可波、孔雀为保尔。

[传颂之物]梦(哈克第一人称)

一时兴起而已,ooc以及补刀。
给自己写着玩。


——————


「我梦见晴空万里,适合呆在屋里睡个大觉。但是难得家人们都有空,就一起出了门来到街上。老哥跟嫂子还有沃西斯走在身后,小千拉着我的手向前跑。」
「在杂货铺前遇到了久远跟她的父母,怎么说……总觉得很久没见到久远,没看见过她的笑容了。久远说机会难得,不如一起吃午餐吧,叫上露露缇耶跟阿图伊她们,右近他们、贝纳威他们也都叫上……干脆举行宴会吧。」
「老哥跟穗香嫂子很开心地同意了,小千欢呼着要求要吃咖喱。于是我们去买了熬咖喱的材料,没想到连熬制的香料都全部买到了。」
「被当作苦力跟着跑了各种店讨价还价还在厨房打下手之后,终于可以坐下好好享受料理了。右近把手搭在我的肩上,沃西斯递过一杯酒,我瞪了这个除了照顾小千没做任何事的家伙一眼,转头就去跟好朋友喝酒了。」
「酒过三巡,诺斯莉跟宗近已经醉了,踩着桌子开始大声说话。露露缇耶跟沃西斯凑在一起一边翻书一边说话,阿图伊安抚酒后突然痛哭起来的索杨克库尔,雷神跟克罗一边喝酒一边大笑,一旁的贝纳威偶尔插上几句话。」
「久远被女孩子们包围了起来,被不断地投喂着各种料理。她求助地看向我,我耸了耸肩对提议说要不要去帮个忙的右近说了句算了,然后对上了聊天中的老哥跟哈克奥罗的眼睛。举杯向两位敬酒,然后我跟右近一起加入了雷神他们的喝酒聊天阵营。」


「但这都只是梦啊。」
「无论是与亲人同行,还是与友人共饮,抑或是再次和她、和他们一起度过那样的日常……」
「当我睁开眼之后,身边连乌露露、萨拉娜都不在了。」


「这样的梦,不如不做了好。」

昨天涂的好,今天涂的叶。
只是涂、完全就是在偷懒
而且后悔叶涂的是白鹄但好没涂黑雏

明天就是他们的生日了!就是明天了!

功课走神的随手涂鸦。
按TV线故事发展的、结局之后的一个小故事,不是很长,但因为手机原因分2p发
不谈人生不收刀片,是粉不是黑。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武井。

冬木德云社的卫宫父子
他们是会讲相声的正义的friends

关于es新出的那位爱豆……
他其实……是…………

微博@暮海侦探事务所

2017.4.2
我干儿子,亚酱
夏季的某天被前辈们强行拖到室外游玩,看见某位前辈的冲浪示范跃跃欲试(不是
并不会被晒黑。

———
其实只是瞎涂涂吊一下亲妈们

没有干劲……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