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城昌嗣@无限坑制

微博:暮海侦探事务所
漫圈死宅并不肥。日常捅刀爱好者。
开坑一时爽,码字火葬场。
就是不填坑,就是不填坑。
(主坑是基友文,偶尔通灵王小足球传颂之物VG之类,写什么看心情)

[主TR]君の知らない物语 壹

题:君の知らない物语






坂本千里从里面锁好了大门,把钥匙收好,转过身子看着突然陌生起来了的宅邸,叹了口气。

这大概是十年来的第一次,他独自一个人在家里。

祖传的宅子相当大,在这里生活了那么久,他依旧只去过为数不多的几个区域的房间。

庭院里的鸟雀落在观赏用的花木枝头,叽叽喳喳的叫声为这里添上了一点生气。鸟儿们驻留的那棵树——过去听爷爷说过它会开出漂亮的花——如往日一样,依旧光秃秃地,连个新芽儿都见不着。

过去在这个家里做事的佣人们被他遣散了。不太喜欢跟人相处的他付给了那些老相识们一大笔钱。几乎是看着千里长大的佣人们念着坂本家的好,心里想着小少爷怕是见了他们这些老人又会想起过世的老爷,盘算着逢年过节还是要来拜访、从老家带点土产过来。

姐姐和妹妹已经乘着车离开了大宅,带走了她们的大部分的私人用品,只留下一两套私服,日后回家时不用带行李就能放心住下。然后他们三个人又能像过去一样,普通的吵架,普通的分蛋糕,普通的挨在一起边看电影边打瞌睡……

但还是已经不一样了。

他走了。

他们也走了。

这个家,最后还是只剩下自己了。

千里顺着长廊向屋里走去,没有缘由的突然感觉心里被开了个大洞。之前为了独自开始新生活的这一天所作的所有的心里建设都突然崩塌,无尽地名为空虚的潮水将这些残骸淹没,冲向那个无底洞,远远的离开了自己。空旷的大宅似乎成了将会困住他一生的华美的牢笼,一层层地把他封存在名为过往的旧物之中。

伸手拉开属于自己的那间屋子的们,一阵风突然从少年的身后吹来,蹭着脖子钻进了衣领里,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混杂在风中的,除了庭院中草木的香气,隐约还有些躁动不安的低语声。

是错觉吗?

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还是那样冷清的样子。然后他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



致吾孙千里


……

……

……家宅之中有很多房间,之前没有跟你讲清楚用途,后来也没了机会。我总想着若是你是个爱动的孩子,总会某一天打开其中一间,然后由我带着你一边讲解,一边再打开其他的房间,但这显然已经没有了机会。

……

很多东西不易留下书面文字向你细细说明,但我会为你留下家宅的地图与你可能用得上的书目。聪明如你一定会很快明白这一切的,毕竟你可是我引以为傲的孙子啊。

……

……

希望在我走之后,你能够真正的长大。

别再让大家担心了。

他们都还在未来等你。

……

……



坂本安勇




***


「爷爷……」

坂本千里跪坐在矮桌旁,读完了老人生前留给自己的信。右手的食指被信纸划开了一道口子也毫无知觉。

他佯装平静地拿起信封,抖出仍放在里面的纸质地图。

「咚」的一声,一只跟两个世纪前流行过的游戏币差不多大小的勾玉掉在了桌子上。

这也是爷爷留给自己的吗?

右手无意识的抚上近乎是纯黑色的勾玉,手指在冰冷的玉石上划过,这才感到从伤口处传来的疼痛。

千里收回手,看着略微有些出血的手指,才回过神来。他把勾玉攥在手心里,拿起地图,一时间心血来潮,下定决心要在午饭时间之前大致地记住大宅的构造。


走过一条走廊再转一个弯,便能看见另一个天井的风光。假山石与几棵细竹立在小水池的一边,小妹千花曾经称赞过的花鲤鱼在水里摆着尾巴转圈。

千里循着地图的指南,走在儿时与姐妹大概奔跑、玩耍过的地方。他静静地站在房檐下,看着水池里叫不上名字了肿眼睛大尾巴的鱼,或是长得跟餐桌上的红烧鱼没什么区别却只能观赏用的鱼,发起了呆。

过去曾经发生过很多事。

令人忍不住嚎啕大哭的事情,让他不禁萌生了杀意与仇恨的事情,一起欢笑的事情,犯了错误互相掩盖的事情……一件件从脑海深处翻涌至表面,然后被少年心头一把名为理智的火烧了个精光。

我,让大家担心了吗?即使是这样胆小怯懦、不敢做出改变的念旧的我,也被大家期待着,被等待着吗?

开什么玩笑啊——

名为坂本千里的人明明在那个时候就应该已经——

他突然用力攥紧了地图,险些造成纸质破损的时候反应了过来,而后泄气的松了力,将地图沿着原来的折痕再次叠起。

算了算了,熟悉一下这里的房间就赶紧去吃午饭然后午睡吧。剩下的事情睡醒了再说。

他这么想着,转过身去打开了一扇路过数次却从未开启过的门。


本来以为房间里会存放什么了不起的古董书画,结果等光线自然照射进来之后才发现,除了普通的寝室一般的布置之外,房间里只摆放了四把刀。

关于刀剑之类的事情,千里一起并没有详细的了解过,但这并不妨碍他观赏这些在这个时代几乎失传的冷兵器们。
仿佛受到什么蛊惑一般,他从刀架上拿起了其中的一振。

拔刀出鞘,似乎被很好的保养过的刀刃上仿佛闪耀着银光。

他忍不住摸了摸映射出自己的脸的刀刃——这下子右手地拇指也被划伤流出了血。

痛感一瞬间传达至大脑,与此同时,他手中的这柄刀具也发出了耀眼的光。

受到了惊吓的千里在慌张之中一不小心松开了手,脚底也打了滑,整个人突然后仰,跌坐在了地上。

下一个瞬间,出乎意料的,并没有传来刀剑落地发出的声响,但是那闪着寒光的刀尖却笔直地指向了自己。

「坂本你这家伙到底做了什——咦?」

正对着少年的,突然出现的那个手握长刀的黑衣男子,红色的围巾随着动作在半空中扬起,一上来就用质问的口吻大声地吼了出来。可是话还没说完,他就意识到了眼前这个人,并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坂本。

「你不是坂本?唤醒我的不是他吗?」
「……您认识我?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的房间里?」

静默了半晌之后,收起刀询问千里事情的男子的声音,和终于回过神来的千里的声音重合在了一起。

趁着男人挑眉露出疑惑的神情的空档,千里赶紧占领了言语上的先机。

「我是坂本千里,勉强算是现任的坂本家主。请问您是谁?是从哪进到我们家里来的?您是怎么认识……」

「抱歉,我好像搞错了。你们完全不一样。看来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

男子突然打断了千里的话,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完全没有在回答千里的问题。

「不过既然你姓坂本,你应该知道些什么吧?关于之前建造了这个本丸,收集了身为刀剑的我们的那个男人。」

「建造…本丸?抱歉,那已经是差不多两百年前的事情了,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书库里应该有过记……等等,您刚才说,身为刀剑?」

少年努力回想着自己仅有的一点点历史知识,发现自己完全不了解自己的家族。刚下定决心要去书库好好的进行一次补习,他注意到男子刚刚所说的后半句话。

「看来还是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呢。算了,反正他也不在了,你才是本丸现在的主人。作为初次见面,我可要好好的进行一次自我介绍嘛。」

男子歪了歪头,原本斜斜的搭在肩上的辫子滑落到胸前。漂亮的红色眼睛中映着千里突然呆滞的脸。

「我是加州清光,被称为“河川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喔。不易操纵但是性能一流哦,今后还请经常使用并且爱惜我喔。」


————

半夜被风吵醒了,顺手存一下。
明明是姓坂本的,而且还是祖传本丸,第一个唤醒的还是清光……千里啊,你这样跟别家的婶婶还有什么区别?!白费了哥给你开的外挂。
啧。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写到美少女们。

评论(6)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