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城昌嗣@无限坑制

微博:暮海侦探事务所
漫圈死宅并不肥。日常捅刀爱好者。
开坑一时爽,码字火葬场。
就是不填坑,就是不填坑。
(主坑是基友文,偶尔通灵王小足球传颂之物VG之类,写什么看心情)

[TR(?)]君の知らない物语 #序

题:君の知らない物语

备注:一时兴起的刀剑乱舞同人…大概。这个脑洞已经很长时间了,具体内容我还是看心情慢慢写,毕竟不是主坑纯属娱乐。以免脑抽删除文档or手机丢失所以先丢lof存着。有空就继续码。
大概会有其他game插入本篇,反正我也就玩了什么写什么。住校没法带游戏机来网速也带不动什么游戏随便的……放飞自我。


——


序章

 「那么,我们走了。」 

尚未换下黑色衣裙的少女关上了轿车的后备箱,转过身来努力扬起笑容向弟弟告别。 

「以后一个人住的时候要记得按时吃饭,天冷了也别偷懒记得加衣服,东西坏了不要勉强自己去修……别舍不得给自己花钱啊,多给家里添点实用的东西。还有啊……」 

「千绘姐,再不走天要黑了。」 稍微矮了一头的双马尾少女拉了拉长姐的衣袖,提醒她注意离开的时间。 

她递给了兄长一个「最后再帮你一次吧」的无奈的眼神,向前两步紧紧抱住自家哥哥然后再松开,昂起头冲他微笑。 

「再见啦,千里哥。我们过年的时候会回来跟你一起的,到时候可不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啊!」 

「放心吧千花,我觉得我的自理能力应该比提前进入更年期的姐姐要强一个等级。」 

坂本千里从容地回应可爱的妹妹的担心,同时还不忘习惯性地黑一把亲生姐姐。这样的见色忘义(?)的行为换来了大姐姐的爱的爆栗。 

「好啦,臭小子长大了连姐姐都敢说?你以为你小时候——」 

「大姐我错了——」 

千里趁千绘没把话讲完,赶紧向她道歉。然而这只是口头上的,他本人只是耸了耸肩,把头歪向了一边。   

噗哧。

 坂本千花被久违的家庭暴力小剧场逗乐了,千绘跟千里互相看了一眼,也跟着笑起来。亲人逝去的悲痛,与不得不分开居住的悲伤,在这一刻终于被笑声冲淡了一点。 


坂本家原本是住在一个能看得见海的、建筑在山脚下的大房子里的。每天清晨都能在早班的轮船的鸣笛声中醒来,与父母一起享用早餐和晚餐,夜晚数着天空中的星星,在海风中进入梦乡。

这样的日子是存在于坂本千里差不多十年前的记忆中的,最美好,也是最不愿意记起的一段时光。 他始终不愿记起自己是如何跟着千绘和千花离开了家,而他却仍然深深记得长姐与小妹整天藏在眼底的无措。好在在那之后隐居在某处的他们的爷爷,收留了失去父母的他们,并教会了他们一切——天文、地理、贸易、政治,以及作为人类能够独立活下去所需要的知识。 

然而现在爷爷也走了。

老人家年事已高,早早预料到自己离开的日子,自己安排好了后事。唯独对这些孙辈,怎么也放不下心。好在坂本家的家业不少,一人分一处,总能让孩子们有了生活的支持。 


「我们出发了。保重啊,千里。」 

「保重,千绘姐,千花。」 

「千里哥再见!我们晚上再视频联系吧!」 


哄闹之后,坂本氏的三人还是分离了。 

千绘先送妹妹去属于妹妹的那一处房产,然后再去打理自己的那一处。他们同坂本爷爷一起生活了近十年的和式大宅,则交给骨子里十分念旧的千里管理。 



此时是2250年。 经历了几百年的传承,坂本家的家业着实不少。坂本爷爷除了普通的商业股份以外,分给三人的住宅其实也是产业的一部分,兼顾着收藏用的收藏馆一职。 而他们一直居住的这一座大宅,被坂本家的前人们,称为——本丸。


正值青春年少之时的坂本千里,此刻还没有认识到这座大宅的真正用途。 

属于他的、再一次偏离日常的物语,从这一天起,重新开幕。

评论(5)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