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城昌嗣@无限坑制

微博:暮海侦探事务所
漫圈死宅并不肥。日常捅刀爱好者。
开坑一时爽,码字火葬场。
就是不填坑,就是不填坑。
(主坑是基友文,偶尔通灵王小足球传颂之物VG之类,写什么看心情)

[闪十一]花火(上)

题:花火

(码字时听的)曲:花火 演唱:aiko

(来自深夜六十分的)梗:仙女棒


*私设一堆以及OOC

*不小心写了什么强壮氏和什么妹控……初心是写剑城兄弟的

*仙女棒是一种烟花吧?搞不清了反正我这么写了

不喜请叉!!!!!


————————

  太阳才刚刚挪动到天幕的边上,绯红色的光染红了半片天空——另一半似乎早就挂上了银色的玉石般的满月。可以想象这将会是个晴朗的夜晚,适合观星,同样适合夏日祭与花火大会。


  雷门镇的夏日祭就举办在这样的一个夜晚。


  剑城优一拄着手杖,在弟弟京介担忧的目光中和医生的默许下,身穿浴衣走进了夏日祭的会场。


  剑城京介穿着同样款式颜色的深蓝色浴衣紧跟在兄长身边,生怕还处于复建阶段的的兄长受到二次伤害。


  “好热闹啊!”


  优一站在某条街的街口,街上两侧是各式各样的美食跟游戏店铺。穿着浴衣结伴出行的人们行走或是停留在街道的某一处上,举着棉花糖、苹果糖的小孩子跑来跑去。他看着发出嬉笑欢闹声音的人们,发出了有些惆怅的感慨。


  “好久没有跟京介一起逛夏日祭了呢……”


  “哥哥,我们以后还会有很多机会的。所以今天……”


  显然,剑城京介没有他哥哥那样完全放松的心态。几乎是打断了优一的话,京介试图向自家兄长传达早点逛完早点回去的想法,毕竟一切还是要以身体为重。


  但是优一并不打算理会弟弟的好意。他侧过头去看向京介眨眨眼睛,一向沉稳的少年难得露出那个年龄应该有的调皮的表情。


  “安心啦京介。都已经出来了,看完最后的花火再走嘛。”


  “……好的,既然哥哥这么说的话。”


  在不可抗拒的兄控buff加持下,兄弟二人很快达成了看完花火再回医院的共识。距离花火大会的时间还早,于是他们慢悠悠地走在店铺之间。


  对于普通的足球少年来说——好吧,虽然剑城弟弟这一年在雷门中学的经历显然已经超出了普通的行列——与足球无关的各种游戏可能会有些棘手(?),但在不断的尝试下也能找到窍门。就算玩到最后也一直一头雾水,跟重要的人一起玩也是很开心的一件事。


  在剑城京介蹲在水池旁边被金鱼甩了一脸水,并且弄破了第三只捞网之后,剑城优一很不客气地笑了起来。


  “噗哈哈!京介,没想到你会被这个难住!”


  哥哥很不客气的快要笑出了眼泪,被嘲笑了的弟弟虽然很想说些什么,但也只是翻了个白眼把话咽了下去,默默付钱买了第四只捞网。


  “哥哥要试试吗?”


  “不,我要京介帮我捞。”


  这都什么事啊?


  雷门中学足球队的前锋同学盯着鱼池想。


  拿着捞网的手悬在半空中,京介试图在鱼群中寻找容易得手的目标。然而过于专注的眼神吓跑了他跟前的几条金鱼,仿佛某人即将用捞网使出死亡之剑将他们一网打尽一样。


  就在他有些郁闷地打算随手在水中抄一下的时候,他听见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诶?剑城……和剑城的哥哥?”


  京介回头,正好看见自己兄长跟同校的足球队的前辈打招呼。


  “晚上好啊,两位也是一起来看花火的吗?”


  “晚上好,如果不介意的话,要一起吗?刚刚遇到豪炎寺前辈,他说他先去找好位置了,过会可以直接去找他。”


  神童拓人礼貌地向两人问好并发出邀请。他跟雾野兰丸一人捧着一份章鱼烧,手上还拎了不少游戏奖品,表情却并没有大丰收的那种愉悦感。


  “你说这些啊?是夕香姐姐的战利品。豪炎寺前辈那里还有两袋……夕香姐姐现在好像打算继续玩下去?”


  兰丸晃了晃拎袋,京介瞅见里面好像装了几个限量版手办和挂件,突然感到一阵恍惚,似乎看见周围游戏摊位的老板笑脸下的肉痛。也难怪,这种东西基本上就是大家拿出来炫耀的藏品吧,谁会想到看上去乖巧可爱的普通女子高中生战斗力如此强悍?他没有边际的想着,然后注意到神童束在后脑勺的马尾,以及兰丸双马尾上的蓝灰色大蝴蝶结。


  “神童前辈……和雾野前辈……?”


  神童跟兰丸对视一眼,有些无奈的回答后辈未说出口的疑问。


  “啊,这是夕香姐姐做的。算是……游戏输了的惩罚?”


  “而且豪炎寺前辈就在旁边看着。”


  言外之意就是这对幼驯染组合在被前辈宠成强壮氏的少女以及前辈本人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优一善解人意的点点头:“那就没办法了呢。”


  等一下,稍等一下!


  从刚刚的对话开始好像多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设定!都没人吐槽一下吗!


  一年级的王牌木着脸——尽管他本来就面无表情——在心里咆哮,然后转过身准备继续捞鱼。


  结果当然是再一次的失败。


  黑着脸买下第五只捞网,准备再一次尝试时,似乎在哪听过的少女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老板!我要两只捞网!”


  雷门二年级组手上又多了两个袋子,有些僵硬的看着穿着鹅黄色色浴衣的少女付钱、蹲下。


  剑城哥哥饶有兴致的凑到边上,只看见少女将两只捞网叠在一起,拿在手里看了一会,然后对准水池的某处飞快地抄了一下。两只漂亮的红色兰寿头金鱼落到了小碗中,吐了几个泡泡,摆着尾巴在小小的空间里转起了圈。


  完全不在意店主的震惊、拎包后辈的不忍直视、失手掉了漏网的少年的呆滞,豪炎寺夕香哼着小曲站起身来,把碗递过去要求把两个小家伙打包带走。拿到装着金鱼的袋子后,她顺手就塞给了站在旁边的优一。


  “给。之前哥哥好像给你们兄弟添了不少麻烦……这两只就送你了喔?”


  淡粉色双马尾的少女眨眨眼。


  “看你们在这玩了很久了,想要的究竟是哪一只?要我帮忙吗?”


  “谢谢……其实没有什么要求啦,是京介说房间里太单调了想帮我养一只的。谢谢,夕香姐姐。”


  别什么事都推到我头上啊哥哥?!


  虽然想这么抱怨,剑城弟弟还是好好地向夕香道了谢。


  


  


  “啊啊——接下来去玩什么呢?”


  豪炎寺夕香兴致勃勃地四处张望,寻找还未被自己“扫荡”的游戏摊位。跟在她身后帮忙拿东西的少年们露出了“饶了我吧”的表情,只拎了两只金鱼的剑城优一除外。


  此刻想起的信息铃声简直是拯救世界的一声福音。


  神童拓人划开锁屏,草草看过内容后松了一口气。


  “是豪炎寺前辈。前辈说时间差不多可以过去了。”


  其他几个男孩也如释重负的换了口气。


  “走吧,别让前辈等急了。”


————————————

没错我TBC了!!!!!!

而且不知道打什么tag!!!!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