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城昌嗣@无限坑制

微博:暮海侦探事务所
漫圈死宅并不肥。日常捅刀爱好者。
开坑一时爽,码字火葬场。
就是不填坑,就是不填坑。
(主坑是基友文,偶尔通灵王小足球传颂之物VG之类,写什么看心情)

宅友公寓日常~火锅篇·前奏~

2016.3.29
刚刚翻了一下发现阿雀没发过这个……存一下。

——

#我和他们在公寓的日常#



==阿雀的场合==

“哈——”
口中呼出了白气,全身裹紧被子,整个人缩在床的角落,看着拍打在玻璃窗上的雨珠,然后把脸埋在被子里,“……好冷。”
“叮咚——”
在床上独自翻滚了一下,然后听到了门外传来的门铃声,“嗷——完全不想动。”
继续翻滚着,并没有下床离开被窝去开门的意思,然而门外传来的门铃同样也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
“没人……没人……阿雀已经去前往另一个温暖的世界了。”坚决不下床这么对着自己卧室的房门说着
“咔嚓”好像是开门的声音?接着听见进入房间的脚步声
——啊咧?
然后,自己卧室的房门被打开
“我说,你要在床上赖多久啊?”
卧室的电灯被打开,一头乱糟糟头发的蠢嗣在自己眼前出现,还是和平时一样的死鱼眼呢
“也没赖多久啊。”只是把脑袋露出被子,“话说,你是怎么打开我家家门的?还有,私自擅闯少女的卧室可是很失礼的。”
“从白天赖到天黑叫没赖多久?”似乎被发现自己床边的零食了,然后看见人把插在口袋里的手拿出来,手上拿着一把钥匙,“你之前不是在阿冰那寄存了一把备用钥匙吗。”完全被无视了少女房间这个问题啊
裹着被子在床上又翻滚了一圈,“那么,不惜从阿冰那里拿到备用钥匙的蠢嗣君找即将冬眠的我有什么事情吗?”
“壶壶那要弄火锅,阿冰已经在那了,我是过来把你抓过去的……”
“火锅!”
蠢嗣一副“好麻烦”的样子,但光是火锅已经够让自己恢复精力了,最关键还有壶壶这只苦力可以使唤
“我去我去!”
兴奋的从被子里伸出手臂挥动着,但一接触到冷空气又立刻缩回来
——嗷嗷嗷——怎么办quq完全不想离开被窝
于是看向眼前的“可移动物体”,“呐呐,蠢嗣,把我抱过壶壶房间里,当然,连着我亲爱的被窝w”



#公寓小伙伴の日常#


=====阿冰的场合=====

“砰砰砰!”突如其来的砸门声以至于我差点随手抡起旁边的闹钟砸过去。等等...闹钟?好像已经被扔到地上了的样子。忍住想要大骂一声日的情感,窝在被子里一点都不清醒的大叫:“再睡五分钟!”
砸门声停止了。“一个小时之前你就说了再睡五分钟!现在都十二点了!”噢原来是尼桑啊...“噢十二点了啊...我要吃早饭才行。”缓缓裹着被子坐了起来,然后裹着被子去开了门。
“啊尼桑哦哈哟。等等我就去吃早饭。”不知道是突然开门大概吓到了系着围裙的尼桑,还是我说的话吓到他了,他用这人没救的眼神盯着我。“十二点啊我的妹妹?!吃什么早饭啊都要吃午饭了啊!”
一边在洗手间洗漱,一边捂住耳朵享受尼桑的咆哮。擦干净脸上的水,再戴上眼镜之后,啊世界变清晰了——但我依旧想回去睡觉。“这可不行啊。一日三餐少一顿饿得慌啊——”再次出现在尼桑面前,依旧裹着被子。
之后就理所应当的移动到尼桑房间,钻进被炉,啃起已经冷掉的早饭,然后看向跟进来已经想放弃语言交流的尼桑,“尼桑,午饭吃啥啊。”



#做保姆拯救熊孩子の日常#


=====壶壶的场合=====

总之,事情就是,明天我生日到了,姑且就把这几个家伙拉过来聚餐好了。明天上班结束,回来要到晚上九点多,大家也没什么心思饿着肚子等这么久吧?……不,如果是他们,有的吃大概等到午夜12点也没有问题。
默默反省了一下。等等,我总觉得他们才更需要反省啊。估摸着这群家伙不是在补觉就是宅死在家,倒是不用担心通知他们的问题,统一砸门就够了。从速冻柜拿出丸子,蟹棒,燕饺,冻豆腐和涮肉,一股脑儿塞进冷藏柜让它们慢慢解冻,接着动手清点上午买的材料。
油条,冬瓜,腐竹,香肠,细菜,玉米,土豆,娃娃菜,金针菇,日本豆腐,午餐肉罐头。
……给这群禽兽吃这么好让我的心在滴血。
好吧,这么多火锅料肯定够了,火锅底料也调制煮完了。接下来才是最困难的事情。
怎么把窝在家里的三个家伙提溜出来?
从易到难,先去叫阿懒好了。让他去叫小雀儿出门,也能恰到好处地为我挡枪。我真是一个机智的好壶。
我用打游戏还是看番还是手办到货了来把昌嗣钓出来?
“阿懒!出来吃火锅了!”
呃,我口速太快,往往思考跟不上,话就出来了,操作就是这样。……哪来的黄少天啊我!
一阵秋风扫落叶的声音,然后穿着睡衣的结城君以没有穿袜子的姿态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啊,嗯。
原来你这么喜欢火锅吗……。
尤其是不要钱的那种……。
那就好办了,达成了[想好好吃火锅就去叫小雀儿的协议],我们双方满意地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我是去叫醒我的懒虫妹妹,他是去叫起或许有严重起床气的雀儿。
这么衡量一下,我的壶身安全还是挺有保障的啊?



#社恐御宅的串门日常#


======昌嗣的场合=====

迷迷糊糊抱着iPad从睡梦中醒来已经十点多了,看着残存的5%的电量可想而知我又玩了个通宵。打了个哈欠从沙发上滑坐到地上,伸了个懒腰,斜着身子扯过插座和充电器连上iPad,我又把脸贴在沙发上眯起了眼睛。
还想睡。
空调运转的嗡嗡的轰鸣声中,今日的动画放送时间和游戏副本时间在脑中一闪而过,最后只留下这么一个念头。
由于种种原因沙发附近只放了一个小小的矮脚几,厚厚的柔软的一脚踩下就会陷进去的那种地摊一直铺到电视柜跟前,薯片包装袋、可乐瓶、游戏机、卡带盒子、漫画书等等物件杂乱的摆在上面。不远处就是跟客厅连在一起的、装备挺齐全但实际上只有微波炉和电冰箱在用的厨房。
咕……
不知道从醒来之后已经发呆了多久,我可怜的胃终于开始跟我提出进食的要求——上一顿大概是昨天中午吃的咖喱外卖来着。
单手撑起身子向冰箱的方向看去,冰箱门上花花绿绿的各种外卖广告令我由衷的感到无力……而且没带眼镜有些看不清小字,即使我已经差不多能把上面的内容背下来了。
就在我苦着脸思考今天去骚扰哪一位外卖小哥的时候,一个宛若曙光的救命的声音从大门传来——
“阿懒!出来吃火锅了!”
什么火锅?!
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我连鞋都没穿直接从舒适的地毯上爬起来就踩在冰冷的地板上跑到门口,看到门后那个领着塑料袋的死鱼眼才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在短短几秒内完成了多大的飞跃。
不,现在不是感叹刚刚破了自己的跑步速度记录的时候。
理智和情感一起为了免费的火锅而欢呼雀跃,就连壶壶提出的「去叫醒阿雀」的平常看来完全不可能做到的要求都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哦!火锅!你为什么是火锅——!

按响阿雀的门铃之后,稍等片刻果然没有回应。再次按下门铃的同时,我从睡衣口袋里摸出了从阿冰那里顺来的备用钥匙打开了门。
“我说,你要在床上赖多久啊?”
理所应当地直接进了卧室叫人起床出门,根本没用考虑后果。或者说,在看到了裹在被子里的某个毛茸茸的脑袋之后才开始思考自己今日存活下来的概率。
“也没赖多久啊。”
卷在被子里的那个脑袋动了一下,好像是不满我刚刚打开灯而带来的光线。
“话说,你是怎么打开我家家门的?还有,私自擅闯少女的卧室可是很失礼的。”
“从白天赖到天黑叫没赖多久?”
习惯性地吐槽这一点,虽然不知道这货是不是这么做了。总之先扯开话题。
“你之前不是在阿冰那寄存了一把备用钥匙吗。”
“那么,不惜从阿冰那里拿到备用钥匙的蠢嗣君找即将冬眠的我有什么事情吗?”
“壶壶那要弄火锅,阿冰已经在那了,我是过来把你抓过去的……”
“火锅!”
“我去我去!”
某少女兴奋的从被子里伸出手臂挥动着,但一接触到冷空气又立刻缩了回去。
啊啊好麻烦啊。大小姐你快点起床出门我们去吃火锅吧……实在不成我抱你过去啊……我有些无力地看向天花板,哪知道自己立下了怎样的一个flag。
从被子里探出头的少女笑容甜美可爱,与小恶魔无异。
“呐呐,蠢嗣,把我抱过壶壶房间里,当然,连着我亲爱的被窝w”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