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城昌嗣@无限坑制

微博:暮海侦探事务所
漫圈死宅并不肥。日常捅刀爱好者。
开坑一时爽,码字火葬场。
就是不填坑,就是不填坑。
(主坑是基友文,偶尔通灵王小足球传颂之物VG之类,写什么看心情)

联文//冒险者笔记2.3

2015.10.29
忘了存这边
其他part详情见壶壶和阿雀的lof

———

第二章 闭上眼睛也会看见世界

果断无视了银发混蛋和幼驯染和负责测试的蠢货,稍微发个呆的功夫就被分配好了等级和寝室。

全年级唯一的E级?666寝室?
室友是全校唯一的F级?
无所谓的事情。
反正这个世界……额,什么来着?又忘记了。

在宿舍里打开箱子,把自己的东西放在柜子里,心里想着以后该做些什么。
这个D级标准的宿舍,虽然是算得上干净整洁,但是除了卫生间,淋浴喷头,两张桌子,两把椅子,两张木板床,就只剩下两盏台灯了。虽然简朴,但是比起乡下不知道高了多少个等级——即使这是学院里最差的宿舍配备。
没有什么值得抱怨的,毕竟这个世界一直都是这样弱肉强食的等级制度,即使付出再大的努力也很难改变这一点。
对学校的制度与设施表示满意,但是又对自己未来的学习表示担忧。E级的权限是绝对学不到什么东西的,理论方面可以蹭伊芙的教材和图书借阅权限,但是实战课程总不能拜托女孩子帮自己吧?而且魔力属性……
我放慢了手中的动作,回忆着水晶球里一闪而过的紫色闪光,然后被某个银发白痴打断了思维。
“我叫西奥·费勒斯,初次见面。你好啊。”
总觉得这个名字在哪听过。我愣了愣神,抬眼看向对方。
西奥一副忍着不吐槽的便秘脸,又说了一遍:“你好?”
“啊,你好。我是切斯特顿·斯梅特莱。只是个乡下人而已。”
我反应过来他是在对自己说话,习惯性地随口答道,语气中又不经意间带上一点亲近意味。明明对方只是个今天才见面的陌生人。
轻轻扫过对方诡异的表情,我低头专心收拾行李。等到一切整理完毕,浴室里已经响起了哗哗的水声。
我随手拿起一本书,靠在床上,漫不经心地翻了起来,开始整理思路。


我拥有魔法。
我拥有比起伊芙毫不逊色的魔法。
即使没有比试过,这也是我们两人心知肚明的事实。
所以测试结果为无属性时,伊芙那家伙才会笑成那个样子。
这个室友西奥据说也是无属性,因为一年的学习过程中什么属性的魔法都无法使用,所以被留级成为了F级。
那么为什么去年身为E级的他,能够在据说十分残酷的学院生活中成功存活?
为什么自己又会被评定为无属性的废物E级?
属性评定的依据又是……


“哟,看什么书呢?”
再一次的,我的思考被那家伙打断。
头也不抬的,翻过了一页纸,我顺口回应他:“普通的无聊的哲学书而已. 你要看吗?”
“啊,不,还是算了。说起来你的名字好长,没有什么短一点的昵称之类的吗?”
“…切斯。或者其他的,你随意就好。”心不在焉的看着书上的文字,这么回答他。
室友貌似在努力向自己搭话,然而理智告诉我,我从心底里厌恶着这个银毛,跟这个混球扯上关系绝对没有好事,必须趁早干掉他。

沉默良久,西奥没有再对自己说话。微微侧头向他的方向瞥了一眼,发现他已经进入了冥想。
他眼中的世界,也是一片绚烂的紫色的电光吗?
半是无聊的,我也闭上眼进入了冥想状态。
还是那熟悉的紫色渲染了四周的一切。
无趣。正当我这样叹息时,角落里某个颜色鲜明的银毛进入了我的感知。
这是……怎么回事?
带着这样的疑惑,我睁开了眼。
不知为何对他的厌恶感越来愈重。


次日。课堂。
“费勒斯先生,请帮我分发一下教材。”
“……好的老师。”
单手托腮趴在桌上,我翻着满是胡话的哲学书打了个哈欠。
室友离开座位又回到我身边坐下,面前被塞了一本看起来没有什么用的课本。老师开始在讲台上进行他的长篇大论。
早知道就翘课了。默默翻了个白眼,我有点后悔乖乖来上学。
“作为新生,你们这次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
感觉有麻烦事要来了。真应该逃课啊…
“幸运的是,你们将会得到历届新生没有的资源和条件,还有更多次的实践学习,然而同样不幸的,就是为了这些资源和条件,你们的实践学习将非常艰苦,并且可能有生命危险。我们学院新上任的院长是个激进派的支持者,希望学院的力量能更快地为人类社会带来好处。因此,三四年级的实践将在勇者的大陆,而一二年级将代替他们,在九月份参与抵御海魔兽的保卫战。虽然这些海魔兽通常由普通士兵也能打败,但是没有见过血的你们能不能发挥自己的实力是一个未知数。九月中旬,海魔兽潮就会出现,九月初我们就要出发前往海边。只剩下两个月不到一点的时间,我希望你们能好好学习课程,掌握自己的能力。好了,现在你们可以开始自由分组了,五人一组,寻找自己适合的伙伴吧。”
……我现在退学还来得及吗?总觉得好麻烦啊。
看着伊芙和一个贵族小少爷一起愉快地走来,我睁着死鱼眼露出了抗拒的表情,然而某个混蛋十分KY地发出了邀请。
“切斯特顿,不如我们就一组吧?”
“哦。随便啊。”
啧,既然有A级大腿可抱,那么我就正大光明的偷懒吧。不过这个组合怎么觉得那么熟悉呢?感觉世界会因此而改变也说不定呢。
抱着这样地想法,我勉为其难地接受了成为奇葩小队一员的事实。
然而我并没有想到,这个想法会在未来得到应验。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