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海侦探事务所

結城昌嗣。
微博:暮海侦探事务所
sk/vg/传说/传颂/轨迹/其他/原创
爱写就写想坑就坑

会议。

补档。
2018.2.27


不是什么需要特别记住的事情。


——————


「咳、嗯、嗯。」

切斯特顿·斯梅特莱清了清嗓子,坐在桌子跟前,握住卷起的月刊漫画敲了敲桌子。无视了茶岛三树含有「请您爱护书本」、「为什么是由您来发言」、「您竟然有了年长者的自觉」等等意味地眼神,自称大叔的青年说出了开场白。

「新的一年来了,大家有什么愿望、或者是什么想说的话吗?」

「不好意思这个话题我可以预留到夏天再说吗我想继续冬zzzzzzZZZ」

结城昌嗣同学第一个发言,声音却毫无起伏并且话没说完就闭上了眼,直接趴在桌子上睡了。

难得有了参与谈话的干劲的天上院太阳盯着那个棕色鸡窝头看了一会,不着痕迹地在座椅里调整了一下坐姿。还没等他做出点什么,就被察觉到了什么的三树叫住了。

「太阳君!难得您清醒着,请说些什么吧!」

心知姓结城名昌嗣的那个家伙已经没救了,对未来还抱有着一点期望的三树,迫切希望得到其他人的新年愿望作为参考。于是设定上曾经正经过并且未来还有机会正经(喂)的太阳就成了目标。

不过太阳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偷懒:「呼、呼……对我来说新的一年从上个月就开始了,现在说的可就不是新年愿望了。我十一个月之后再说吧。」

「等、请您等一下!请不要睡啊!」

三树试图叫醒发言结束靠在椅子上入睡的太阳,可是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是没有可能的。

怎么这样啊?这些人怎么回事?

虽然对他来说新的一年也不是从现在开始,而是要从秋天来算,不过难得这一天还在农历正月里头……

他有些愁苦地看向坐在桌两头的切斯特顿们,突然感觉今天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坐在一起。

然而大叔毫不在意。

「啊、对,对你们来说新的一年不是从今天开始……啊算了,那就等到时候在说。」

「嗯,没事,三树你也到时候在说吧。」

「所以今天来发表感言的就我和这家伙就够了,这样可以吧?」

大叔推了推眼镜,用月刊点了点坐在对面好像有点走神的魔法使。

三树点头,准备听他们说什么。昌嗣和太阳也都悄悄睁开了眼睛。

「那就开始?我们谁先?」

青年看向少年,两个人的眼神隔着眼镜对上了。

沉默片刻,魔法使开口了。

「甜的,我想吃甜的。」

什么?

三树眨了眨眼,没能跟上他的思路。

「没有心情,要忍耐。」
「但是想吃。」

在说什么啊?三树没能理解,然后看向其他三人,发现他们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

「还有呢?」大叔问。

魔法使歪过头,努力思考了一秒:「忘了。」

「哈…那等想起来了在说。」大叔点点头,将话接了过去。「那么接下来是我。」

「有很多后悔的事——你们什么表情,我就不能后悔了吗!都说了已经过去了!太阳你幸灾乐祸个什么,别笑!」

还没说什么就被打断了,切斯特顿烦躁地挠了挠头发。

「行了我继续说。我后悔过,但是已经过去了,现在也弥补不了什么了……我不会去道歉的,永远不会。而且现在还有其他更要紧的事情去做。」

「人不能总是看向过去,也不能太在意周围的风景……对说的就是你们两,昌嗣太阳你们两再笑等一下就别吃蛋糕了。」

「我要说什么来着?被你们笑得忘了。」

青年一边伸手用杂志敲了问题儿童们的脑袋,一边也忍不住笑起来。

「哈,我个半吊子也没什么立场,说漂亮话自己都觉得害臊。总之那什么,新的一年会好好工作好好打游戏少看垃圾作品多支持优秀作品多攒钱买dffgghhhuhhgggsfhycchugvh……」

青年话没说完就后仰着倒了下去。

三树惊恐地看向不知道丢了什么东西过去的魔法使,同样叫做切斯特顿·斯梅特莱的少年,却只见他面色平静站起了身。

「好了,到吃蛋糕的时间了。」
「祝我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