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城昌嗣@无限坑制

微博:暮海侦探事务所
漫圈死宅并不肥。日常捅刀爱好者。
开坑一时爽,码字火葬场。
就是不填坑,就是不填坑。
(主坑是基友文,偶尔通灵王小足球传颂之物VG之类,写什么看心情)

[SK]置换反应 #00

[SK]置换反应

微博@暮海侦探事务所



旧坑(没发过的本地存稿)推翻重写

只是一个立场互换的脑洞尝试

ooc有,设定歪曲有,口胡有

向5#爸爸跪下道歉




#00




  1985年,出云,麻仓本宅。

  

  夜已经深了。


  天空乌云密布,不见半点星光。坐落于山上有着千年历史的麻仓一族,如今只有本家的寥寥几人住在这座和式大宅之中。


  四下里寂静无声,连一声虫鸣都没有,只能听见某人施展法术的声音。一阵风突兀吹过,满山树叶飒飒作响。宅中点燃的一排排蜡烛猛地抖动了一下火苗,好在都没有熄灭。


  伸手,摊开掌心,然后结印。


  一连串在旁人看来难以理解的动作,如果有阴阳师在场的话一定会惊叹——那是几乎失传的高级别的结界之术。但是很可惜,在场的四个人,包括了躺着的那一位,此刻的注意力都不在术上。


  他们紧张地盯着躺在地上的女人,等待着她诞下本家血脉相连的子孙的那一刻。


  作为今年来不断衰弱的古老家族,有了新的血脉延续理应是值得庆贺的事情。然而并没有人真心期望着妇人腹中胎儿的降生,正坐在一旁焦急等待、蓄势待发的三个人脸上,无一不是深仇大恨的神情。


  不为其他,恰是为了即将诞生的孩子、准确来说是双生子,为了他们所背负的麻仓一族千年以来的孽缘:他们之中的其中一人可能就是麻仓叶王的转生。


  千年前的平安京,麻仓叶王的名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即使是放在现在,他大阴阳师的名号仍然能震慑住不少人。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大阴阳师,千年前在平安京放出了恶鬼,还燃起了一场大火,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半个世纪前,在海的那边转世再临,又酿就了一场灾难。


  如今,麻仓叶王又要转世重回人间了。


  麻仓家的两位长者反复占卜着叶王的动向,试图在叶王仍在襁褓之中时就将他杀死,以免祸患。就在这时,他们的女儿怀孕了。直到临产的这一天来临之前,麻仓叶明仍抱着侥幸的心理不断地重新尝试着占卜,可是结果全部都是相同的——麻仓叶王依附在了他的女儿麻仓茎子的身上,将会成为他的孙子。


  然而一胞双子的话,又如何在生产之后分辨出哪一个才是“叶王”呢?


  冒着把婴儿杀死的罪名是断然不能在医院里产下婴儿的,不过这样一来生产的风险又不知道翻了几倍。再加上不知道究竟是“叶王”还是他们的孙子先出生——


  只要麻仓一氏延续下去,无论如何都要阻止叶王的野心!



  

  双子离开母体只相差了短短几分钟,并排放在被子上完全分不清谁是谁。


  没办法了。原谅我吧!我的孙子啊!


  麻仓家的大家长咬紧牙关,狠下心来发动了式神,操控他们去杀死两个孩子。


  这时,一个燃着火焰的式神突然出现,消灭了方才启动的式神。


  “太渺小了……”


  慌乱之中,傲慢的男声在他们脑中响起。


  是麻仓叶王!他已经苏醒了!


  麻仓叶明擦去嘴角因咒术反噬而呕出的血,顾不上其他,与入赘女婿一起再次召唤出式神去攻击那个“不速之客”。眨眼之间,灵力巫力一同在房间内翻涌起来。刚出生的婴儿还十分脆弱,又很敏感,很快就本能地哇哇大哭起来。麻仓茎子作为孩子的母亲,条件反射想要去哄哄她的孩子们,却发现她的孩子只剩下了一个。


  “啊!”


  麻仓茎子尖叫起来,其他人也因此分了神。


  下一秒,他们发现那个突然出现的式神已经离开。如同被冰水当头浇下一般,他们全身、连着心一起凉了下去,全都呆愣着看向那个被剩下的孩子。屋内的灵力和巫力不知不觉中消失,被召唤而出的式神也全部失去了踪影。


  啪嗒。


  不知道是谁的神经谁的心断掉碎掉的声音,除了婴儿的哭啼之外,大人们都陷入了沉默。


  他们没能阻止叶王的复苏,单凭他们的力量连阻止一个婴儿都做不到,还差点伤害到了麻仓家真正的子孙。


  这个孩子被留下了,说明他并不是叶王的转世。然而叶王没有对这个孩子做出什么,却也是出乎他们的意料。


  ……他们身上终究还是都留着麻仓的血。


  麻仓木乃蹲下身子,用小被子裹住留下来的那一个,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哄着。她看着自己的外孙,内心柔软起来。


  “这孩子是我们麻仓家的未来。”


  麻仓茎子已经泪流满面。孩子出生前她还能说出愿意付出一切的话,但到了现在,她一个孩子都不想失去……还好现在还有一个孩子属于她。


  麻仓叶明跪倒在地上,无声地流下了泪水。他冒着杀害亲孙的罪名下定了决心,却什么都没有做成,什么都没能阻止,还让自己的女儿陷入了更大的伤痛之中。麻仓叶王再一次降临于世,驱逐那个魔鬼是麻仓家代代相传的使命。但是,如果这个孩子是叶王的半身的话,作为双子的另一半而诞生的他说不定能达到与叶王同样的高度。总有一天,一定可以——


  “他,就是我们的希望。”

评论(3)

热度(2)